凝霏

能在五年前遇上你
見證著你的成長進化
真的是太好了

柚子鹿:

此生有你,终不负岁月流长。

只是个毁be的段子




其实还没看过榜二,只是有人被虐哭找我嚎,我就产生了这个破坏be的脑洞了。
严重ooc,若有人不能接受这幕被恶搞的请关掉。


"先帝泉下寂寞,想召我去早点陪他⋯⋯"梁帝躺在床上艰难得说话。
"不,先帝泉下有苏先生相伴,不寂寞的,您还是再好好活个几年吧。"庭生在一边一脸认真严肃的规劝。

梁帝:???

然而梁帝还是过世了,到了泉下去找爹,可是先帝却没有在河边接他,气鼓鼓到处找父皇。
在河边发现一间小屋,推门进去看,只见有两人正在做不可描述之事。

萧景琰跟爱人正做的开心,突然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愣愣地转头跟儿子打了照面,赶紧拉来被子把身下人挡住,并且发出怒吼。
"熊孩子你下来做什么,还不给朕滚回去—————!!!!!"并且一脚把梁帝踹回阳间。


"父皇孩儿不是故意的!!!"
阳间的众人正哭的伤心,床上应该已经咽气的人突然坐起诈尸,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庭生哥哥!狐裘是谁的!父皇为了他把我踢回来了!一点也不想我!"梁帝委屈地揉揉被踹疼的屁股。
"......"知道了什么的庭生出宫后去了苏宅上香。
"请苏先生保佑我这傻弟弟长命百岁。"

把碍事的儿子赶回去以后,萧景琰回到床上。
"儿子活回去了,来,小殊我们继续。"
"......"

【靖苏】猫尾续貂

至于为什么取这个标题,是因为本喵心痒难受,所以拿自己的尾巴接雨太的文,所以叫猫尾续貂(逃走

风雨如晦:

萧景琰:@凝霏 


梅长苏:西瓜


怕挨打所以用了小号,求不扒皮(其实本来也没人认识你)


剧情是天要下雨太太五日记那篇的后续,阿殊也是评论里求后续的一员,被结局惹的猫爪挠心肝,于是对了这个戏,有abo插件,属于两个老透明的自娱自乐,拉灯内容也别找我们要,我们只会走路连脚踏车都没有(其实阿殊她cp是老司机)。要结局的请找雨太或者七七太太


萧景琰:


【在宫里遇到苏哲,一眼就认出是当年那个跟自己只有五日情缘的人,见他丝毫没有要和自己相认的意思,压下怒气回府,盘算着要用什么理由再去找他时,又传出苏哲说用三个孩子打败百里奇,庭生也在被选中的孩子里面,顿时眼睛一亮,借着探望庭生的理由去雪庐探望,被人客气地请进房,接过茶后也不喝,一双眼直勾勾地打量著他】


梅长苏:


【救出庭生之后预料之中景琰会过来,本以为可以顺势分析一下目前的形式然后选他做主君,可是这人从进来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饮茶也不说话,不饮茶就算了也不指望大水牛会能有长进,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脸上有花么】【轻咳一声希望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殿下为何一言不发?可是饮不惯武夷茶么?


萧景琰:


【闻言轻啜一口便放下】我不喜饮茶,苏先生还是给我一杯白水就好,省得浪费好茶【又看了人许久】苏先生麒麟之才,想必来金陵也不是真的来疗养身体的,苏先生究竟是想选太子呢还是誉王呢?


梅长苏:


【被这人盯得胳膊上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那怎么行,只一杯白水岂不是怠慢了殿下。【郑重地向他行了一礼,盯着他的眼眸认真地回答】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萧景琰:


【仰天大笑】选我?我手上没有任何势力,母亲也没有能依靠的母家,选我,先生莫不是在开玩笑?


梅长苏:


【在心里苦笑了一声,我又何尝想把你推上那个位置】殿下觉得我在开玩笑?在世的其他皇子中,三殿下残疾,五殿下胆小如鼠,九殿下太小……您的条件的确不好,但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而且我更喜欢那个笑得张扬明媚的景琰,而不是你现在这样】


萧景琰:


没有别的选择?【挑了一下眉呵了一声】先生的确没有别的选择【抓住他的手腕把人拉进怀里】做为一个被本王占有过的坤泽,就算先生想选别人,本王也会把你抓回来


梅长苏:


【闻言震惊地看着他】难道殿下……【原来这水牛是扮猪吃老虎呢,想推开他奈何手上根本没有力气,无奈地抵着人胸口稍稍隔开些距离】耍长苏玩很开心么殿下?


萧景琰:


【无辜】我哪有耍你,当初还是你跑掉,让我怎么找都找不到的【越想越气】这次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低头靠在人耳边贴着说话】


梅长苏:


【受不了这人本就低沉却还刻意压低的嗓音,偏偏还在自己耳边说,温热的呼吸全喷在脖子上,明明自己净面的时候也有碰到还是痒得往后躲了躲】哪有,长苏那时大病初愈,大夫不许我乱跑来着


萧景琰:


不许你乱跑,还放你出来陪我打仗?【亲了亲他的耳朵】莫非长苏一开始就倾慕景琰了?


梅长苏:


瞎说【水牛的脸皮何时这么厚了,痛心疾首】【伸出二指捏住他腮帮子上的一点肉往外拽】殿下这脸皮怕是堪比城墙厚了


萧景琰:


【无辜地眨眨大鹿眼】难不成你也对我一见倾心?【把人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梅长苏:


【脚骤然离地被吓了一跳,只得搂紧他的脖子】殿下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殿下是对长苏一见倾心?


萧景琰:


【思考了一会】一见倾心谈不上 ,就是在那五日里栽了【说完话就给人一个深吻,一直到床榻边才把人放下】


梅长苏:


唔……【左右挣不开,索性曲起腿用力顶了身上人一下,用被子把自己卷成蚕蛹戒备地盯着他】可是长苏只想选殿下当主君


萧景琰:


【不顾人的反抗隔着被子压了上去继续亲吻】可是你也是喜欢我的,不是吗?


梅长苏:


才不是,殿下我们不是在讨论正事吗,怎么谈到床上来了【眨眨眼睛】


萧景琰:


不是吗?【不等人回答继续深吻】


梅长苏:


唔唔唔……【无奈在人腰间掐了一下】


萧景琰:


真不喜欢我?【吃痛地闷哼了一下,把人的双手抓到头顶上压住继续亲,再把碍事的被子扯开,手伸进人衣服里上下其手】我还记得当时先生可是主动的很呢


梅长苏:


嗯……其实那个是我的孪生哥哥叫长酥,想必殿下你认错人了【扭着身子想躲开他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


萧景琰:


【听了这话瞬间冷下脸,将人的衣服扯开,在腺体上咬了一口】孪生哥哥?就算双胞胎的信息素也一样好了,连名字也一样?【继续啃】长苏啊,你选我的原因,难道是因为本王够蠢,可以完全听你指示?


梅长苏:


唔!【被咬到腺体反射性的想躲开】怎么会【讨好地笑笑】殿下怎么会是蠢呢,殿下蠢能把庭生的事情瞒得这么好?长苏在廊州就听闻靖王殿下英俊潇洒,不知是多少少女的春闺梦里人呢


萧景琰:


【见这人又在顾左右而言其它,索性低下头把人吻得天翻地覆不让他再说话,趁人被吻得七荤八素时扒了两人的衣服,并挤到人的双腿之间】先生既然不想说实话,那就不要说了


拉灯


梅长苏:


【想了想埋头在人后颈上也咬了一口,又舔了舔】这样殿下也被长苏“标记”了,哼


萧景琰:


【愣了一下,以为这人被自己强行标记会不高兴,却没想到是这个反应,高兴地低下头又亲了人好几下】长苏,嫁给我吧


梅长苏:


不要,长苏一介白衣配不上殿下,靖王妃应该是一位与殿下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而不是长苏


萧景琰:


【低头再用力亲了几下】可是我已经标记长苏了,长苏已经是我的人了【蹭蹭额头】我现在还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父皇才不会在意我娶什么人做王妃呢


梅长苏:


可是我介意啊,长苏自荐做殿下的谋士就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将殿下推上那个位置,届时母仪天下的皇后当然要谨慎挑选了【揉揉埋在胸前的大脑袋】


萧景琰:


做我的王妃一样可以帮我夺嫡啊【皱眉盯着人许久,然后摇头】不行,这事不能听你的,我只要你一个人


梅长苏:


谋士什么时候能做王妃了,殿下可不是没脑子吗,而且长苏原本的计划是假意投靠誉王殿下,让太子和誉王鹬蚌相争,好让殿下渔翁得利【撇嘴】好好的计划全乱了


萧景琰:


誉王也是乾阳,你想投靠他?【瞪】假意也不许【揉在唇上咬一口】既然已经乱了,那我们来制定新的,谋士不能当王妃,那就当王妃来协助本王吧【认真】


梅长苏:


狡猾【水牛何时变成狐狸了,这般奸诈】殿下怎么一言不合就动口,依长苏看应该约法三章,不然长苏怕是连渣都不剩了


萧景琰:


哦?【被人的话逗笑了】长苏想怎么约,说来听听【至于答不答应再说】


梅长苏:


首先,不能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甚至堵我的嘴,其次,再生气也不能释放信息素压制长苏,最后,谁做靖王妃这件事殿下应该慎重考虑一下


萧景琰:


【思考了一下然后摇头】只有不用信息素压你这个我同意,另外两个不答应也不考虑


梅长苏:


这是为何?【水牛怎么变成登徒子了,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萧景琰:


因为长苏太美味,我忍不住不抱你不亲你【怕人生气所以只在颈间蹭蹭】但是我可以答应,你不愿意的话不会强迫你做这事


梅长苏:


原来殿下满脑子都是这种事情?【被他气笑了,揪着人耳朵问】难不成长苏是食物吗


萧景琰:


【眨着无辜的大鹿眼看人】长苏,我是一个健康的乾元,心爱的坤泽在我面前,我怎麼可能忍的住【再继续蹭】长苏可美味了,是珍馐


梅长苏:


哼,依长苏看殿下巴不得每日长苏洗干净等着殿下呢【拍开他的大脑袋】


萧景琰:


【笑着凑回去偷一口香】要是长苏天天洗干净在床上等我是最好不过了【突然认真】就算不做那事,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了【语气突然哀伤】


梅长苏:


【知道他这是想起林殊了,不由得呼吸一窒】难不成殿下想要金屋藏娇?【随意勾起他一绺头发缠绕】


萧景琰:


【蹭蹭他的鼻子】不是,本王要明媒正娶


梅长苏:


服了你了【捏着人鼻子摇晃】殿下是不是吃准长苏一定会答应了?


萧景琰:


没有啊,我只是想着烦你烦到你答应为止⋯⋯【茫然地眨了两下眼睛,消化了他的话以后表情变的狂喜】长苏,你答应嫁给我了?


梅长苏:


【撇过头去不理他】殿下英俊潇洒,长苏仰慕殿下,殿下可是满意了?


萧景琰:


【翻身下来不压在人身上了,侧身将人揽进怀里亲亲】满意,太满意了


梅长苏:


【安静地任人搂着,在人颈边蹭蹭】狡猾


萧景琰:


【跟着蹭回去】我实在是不想让你再离开我了,如果你再离开我第三次,我一定会疯了的【语气哀愁】


梅长苏:


【知道他这是想起自己上次不告而别的事情了,等等,三次?!!】怎么是三次呢,殿下记性怕是不太好啊


萧景琰:


【扣紧他的腰,用力盯着他的眼睛】真的是我记性不好吗?【看着这人一副无辜的样子,心里有些打鼓又忍不住想怀疑自己的判断,但是知道这人掩饰功力极强,还是稳住心神瞪回去】


梅长苏:


【眨眨眼睛认真地想了一下】殿下瞪我做什么,难道我失忆了?没有啊,还是殿下希望我离开两次?


萧景琰:


你当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加重扣紧人的力道】十三年前,赤焰覆灭,我也因不相信赤焰军会叛国而被父皇冷落,开始南征北战,十二年前,遇到你的那次,难道不是因为你听说父皇派我剿匪却不给兵不发粮草穷图末路而来帮我的?十二年前,苏先生你也才十八岁吧【语气黯然】年纪轻轻又对战场极为了解的人,除了你,还有谁做得到呢⋯⋯【眼眶浮上水气】小殊⋯⋯


梅长苏:


【随着他手上的力道加重自己整个人都贴上去了,微热的体温隔着轻薄的亵衣传递过来,不禁愣了愣】年纪轻又了解战场怎么了,江左盟里也有一些退伍的士兵,长苏私下里和他们聊天很是受益呢。当年遇到殿下只是巧合罢了,长苏佩服殿下的想象力【听到他喊出小殊差点慌了神,自己明明没有露出什么实质性的破绽啊】


萧景琰:


和退伍士兵聊天,就能那么了解战场,并帮助我打赢那次几乎必败的仗?【失落】果然是因为我太笨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什么长进吗?【眼神飘向远方】你的用兵方法和林殊一模一样,我那时候也不只一次思考如果是小殊会怎么做,但是就是有地方卡住,你那次一讲我就通了【举起自己的手臂】思路相似还不能证明,那这个习惯呢?思考的时候磨我的袖子【笑看着人】我可计算过了,只要我的手在小殊手边,就算别的布料离他的手更近,一定也还是磨我的袖子


梅长苏:


嗯?【闻言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竟然真的在搓他的衣袖,我自己都不知道!】【马上松开他的衣袖,眼神飘忽】很多人都有这个习惯啊……【完了,果然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弥补,这水牛长脑子果然不一样了,赖不过了,把头埋进他胸前,双手环上他的腰搂紧】水牛……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萧景琰:


你承认了!【激动开心到眼泪掉了下来】小殊⋯⋯小殊小殊小殊⋯⋯【知道林殊还活着回来他的身边,激动到语无伦次,只能一直喊着他的名字】你还活著,你回来了⋯⋯小殊⋯⋯【眼泪掉不停】


梅长苏:


【本来想一直瞒着他的,也设想过好多次万一瞒不住这人会有什么反应,是红了眼眶还是一言不发,万万没想到竟然被看出来了,水牛变成小哭包了,哎】是啊,我回来了【手忙脚乱地给他擦眼泪】可是我已经面目全非了啊……


萧景琰:


【把人抱进怀里用力蹭】这样也好看【摸摸他的脸颊】要不是怕被别人捷足先登,我也不会那么急着过来标记你【故意笑得不怀好意】真是好险


梅长苏:


【拍开这人作乱的爪子】那不知道殿下是早就想标记长苏了还是知道我是林殊才要标记的?【揪着他的耳朵问】


 


萧景琰:


【蹭人】只要是你,我就想要标记【亲一口】就算再变一百次,就算没有认出来,我也都会再爱上你一百次的【耿直笑】而且你看,我不是认出来了吗?


梅长苏:


油嘴滑舌【努力把这人推远些】不知这些年殿下这般哄了多少女孩子才练就的呀?那殿下是十二年前就怀疑长苏了?


萧景琰:


十二年前我是真的相信你已经死了,后来你出现了,脾气还有各方面都像林殊,我才开始怀疑你的【愁怅,把手臂收紧不让人挣脱】我只会哄你【蹭人脸颊】


梅长苏:


【在人脸上咬一口】那……长苏盖个章~那不知前两天在宫内与殿下时长苏是怎么被认出来的?明明容貌全变了,性格也大不一样啊


萧景琰:


【稍微松开一点,伸手摸着人的眼睛】你的眼睛啊⋯⋯这么漂亮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而且⋯⋯和以前的你,有着一样的光芒,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梅长苏:


【闭着眼睛任由他动作,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字句了,却从中听出了入骨情深,埋在人怀里】好了好了,长苏相信殿下


萧景琰:


【见这人总算主动和自己亲近了,勾起一丝笑意轻抚着他的后脑,心里虽然想问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但还是忍了下去,轻轻叹息了一声】小殊⋯⋯我好想你


梅长苏:


【蹭蹭】我也想你啊,大夫允许下床之前见不了人,等到能见人了,听到你路过江左,即使看不到你也要远远地望上一眼,后来把江左盟做大,才有了回来的底气。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萧景琰:


【闻言得意地笑了】我就说吧,先生果然一开始就倾慕本王,是来帮我的


梅长苏:


得了便宜还卖乖【捏住人鼻子】


萧景琰:


【眨眨大鹿眼看著人傻笑】


梅长苏:


【揉揉脑袋】殿下莫不是开心傻了?


萧景琰:


如果我说是呢?先生还要不要一头乐傻了的牛【眨眼】


梅长苏:


嗯……【假装认真思考一下】水牛一直没脑子嘛


萧景琰:


【见他没有丝毫嫌弃的样子,更是心里乐开了花】我为先生患了相思病,先生说说,该如何解


梅长苏:


殿下这是把长苏当做解药了?不知长苏有什么好处啊【抛个媚眼】


萧景琰:


好处啊⋯⋯【眼睛转了一圈思考,露出了微笑】长苏晚上可以睡得非常熟,听闻苏先生身体不太好,想必现在快要入冬的天气一定让先生不太舒服,景琰可以让先生好睡


梅长苏:


【听完有种不好的感觉,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而且这人笑得像个偷了腥的狐狸,狐疑地看着他】是吗?殿下不会也要灌长苏苦药吧?我拒绝


萧景琰:


【惊讶地瞪大眼】怎么会这么想?病的是我,该服药的也是我才对啊⋯⋯【手掌从人脑后一路往下到后腰,笑着蹭了蹭人的额头】


梅长苏:


色牛【在人腰上掐了一把】没个正形【拍掉他的前爪】殿下觉得晚膳用蒸牛蹄怎么样


萧景琰:


嘶——疼啊【倒抽了一口气,泪眼汪汪,把人又抱得更紧】我想吃长苏


梅长苏:


长苏又不是食物【撇嘴】才不要


萧景琰:


谁说的【笑】我不是说了吗,长苏可美味了【继续揉人的后腰】


梅长苏:


【努力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难不成两位侧妃娘娘满足不了殿下么


萧景琰:


【更用力抱紧人蹭,听到他提到侧妃,动作才停了下来,稍微放开他一点,认真地盯着他】小殊,那两个侧妃,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们


梅长苏:


【无辜地看着他】当年他们的家人大概都是受连累的,殿下纳入府中其实是保护他们的吧


萧景琰:


是啊【抱着人失神想着当年的事】当年金陵的血已经流的够多了,我想着不管用什么方法,能救一个是一个只是也委屈她们两人余生都只能浪费在这靖王府了【突然失落】


梅长苏:


【知道他想到了当年的事情心情低落,把人搂在怀里安抚】你做的已经够好了,现在我回来了,我们一起,让陛下承认,他当年的决定是错的,好不好?


萧景琰:


【笑了笑,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蹭蹭几下,磨磨鼻子几下,再轻啄几口】你回来了,我相信一定可以成功的


梅长苏:


当然,我们一起努力【埋在人怀里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萧景琰:


【安静了片刻又继续蹭人】小殊......长苏......我真的还想要......


梅长苏:


【知道壮年的乾元需求很大,红着脸埋在人怀里】左右明日休沐,下不为例【声音越来越小】


萧景琰:


【眨眨眼,听清楚了人细若蚊蚋的声音,露出了笑】小殊⋯⋯【凑过去吻上人】



END

福島花見山公園